考试倒计时
0
0
0

“连房都买不起,房产税跟我有什么关系”

2018-08-23 10:49
来源:新周刊
 
       房贷还完了?房产税等着你。
 
  “有没有房产税都不会影响我,无论如何,我都得买一套房。”
 
  备受关注的房产税,终于要来了。
 
  据第一财经8月1日报道,房地产税立法可能将会提速,年底可能会提交人大审议。其中一个迹象,就是“不动产登记全国联网”从6月起全面实现,为房产税的征收扫清了道路。
 
  看到这里,没有房子的你可能要关掉这篇文章了:我一定是膨胀了才会关注房产税,连房子都买不起,房产税跟我有什么关系?
 
  从字面上看,“房产税”确实跟“无房一族”没什么关系,毕竟要交这个税,首先也得有房产不是?
 
  天真如我,以前也是这么觉得的。
  推开一扇新房的门,就会有更好的生活到来么?
 
  房产税,又一项物业费?
 
  ——————
 
  长期以来,房产税与大多数国人都没有直接关系。1986年颁布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房产税暂行条例》第五条规定了五类房产免纳房产税:
 
  一、国家机关、人民团体、军队自用的房产;
 
  二、由国家财政部门拨付事业经费的单位自用的房产;
 
  三、宗教寺庙、公园、名胜古迹自用的房产;
 
  四、个人所有非营业用的房产;
 
  五、经财政部批准免税的其他房产。
 
  我们从房地产开发商那里购买的自有住房,其实一直是免税的。但新房产税立法后,房产税将适用于所有“有房一族”。
 
  这是效法欧美对地产物业征收的一种财产税。在美国,房产税征收已有200多年的历史。按美国现行税法,房产税的征收主体是地方政府,也就是州以下的郡政府(County)、市政府(City)、镇政府(Town)等,跟州政府和联邦政府没有什么关系。
 
  一般而言,地方政府会根据房价、地价、房屋面积、房型、房龄等因素,按一定的比例征收房产税。而收上来的税,将会投入到教育、安保、消防、医疗、环卫、基建等项目中去。
 
  看起来很眼熟对不对?没错,美国房产税的功能,跟中国各小区业主、租户交纳的物业费是高度相似的,都是用来改善居住地的环境或向物业购买服务。

 
  国外的一些公共服务,依赖房产税支持。
 
  在一些超大型小区,业主交纳的物业费,远远不止于维持基本的安保和环卫,还支撑了小区的幼儿园(教育)、诊所(医疗)、园林维护和道路修建(基建)等。
 
  那么,中国的房产税收上来后,会用于改善当地的公共服务吗?
 
  财经评论人谭浩俊认为,大众的关注点以及房产税政策的出台目的,是希望房产税能够稳定楼市,“让包括开发商、炒房者、投资者和购房者在内的所有人群、所有主体都能产生有效的约束作用”。
 
  也就是说,房产税主要用于一项公共服务——维持房价“高位稳定运行”。
 
  面对最近一二线城市房租高涨的局面,房产税能给普通人“上车”的希望吗?
 
  收我房产税?那就给租户加租吧
 
  ——————
 
  甭管房价多高,只要我不买房,房产税与我何干?这样理解房产税,就“图样图森破”了。
 
  最近两个月,北京的房租像坐上了马斯克的火箭,直线上涨。据某房产搜索引擎发布的市场报告显示:7月底,北京房租同比上涨25.6%,部分地段的涨幅接近40%。
 
  如果你的朋友在北京还住着两三千块钱的房子,不用问,他一定是跟别人合租,并且住的还是小得可怜的次卧。
 
  据工人日报近日报道,在北京天通苑,一套100平米的三居室,现在的月租金水平已经从8000元档涨到了10000元档。想要住主卧,起码得出4000块钱。而这只是五环以外的情况。

 
  潘石屹微博对于房租飞涨的看法。
 
  房租这么贵,能怪谁?潘石屹说了,既不能怪中介,也不能怪开发商,因为“供求关系决定价格”,没有那么多人要租房、买房,租金和房价能这么高吗?
 
  再说了,潘石屹老师似乎也没觉得房价和租金有多高,他认为一线城市的租金回报率现在只有1%,应该达到7%才合理。但“房住不炒”是大势所趋,房价放缓甚至在部分城市出现了下跌,那么只有把房租大幅提高,才能达到开发商理想的租金回报率。
 
  有一种观点认为,这轮房租上涨的“元凶”就是房产税,因为开发商和房东提前把即将到来的房产税成本转嫁到了租客身上,再经中介加价,房租涨幅达到了20%-25%。
 
  在谷雨实验室的报道中,一名刚刚毕业的机械类博士生表示,他的房租一句从去年的5300元涨到了7100元,而他的收入只有10000元出头。“周六还在为航天事业加班,周日一上午搬走了。”
 
  这让人想起了《扫地出门:美国城市的贫穷与暴利》中描述的21世纪都市图景:
 
  “许多家庭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收入停滞不前,甚至不增反减;于此同时,居住成本却一路飙升,大多数贫困的租户家庭得砸超过一半的收入在‘住’这件事上,至少四分之一的家庭要用七成以上的收入支付房租和电费。每年因为缴不出房租而被扫地出门的人,数以百万计。”
 
  “有没有房产税,我都得买一套房。”
 
  ——————
 
  此前,在关于房产税的讨论中,不乏反对意见。
 
  罗振宇曾总结过,坊间认为征收房产税的三种方式,很有可能会被中国国情消解。
 
  首先是从二套房开始征收,第一套免税,第二套开始征税。但这早已被聪明的中国人破解了,在过去几年的房市限购调控中,多少夫妻为了用更低的首付买第二套房,高高兴兴地去民政局办了离婚。
 
  第二种方法是按人均居住面积收税。这更不靠谱,万一人家把老家的亲戚借过来住呢?一一甄别某家某户到底住了多少人,哪些是货真价实的亲戚,哪些是瞒天过海的假亲戚,将会是一项难度不亚于人口普查的工作。
 
  第三种方法是目前全球最流行的,按房产价值征税。然而正如罗振宇指出,在中国一线城市中心地带拥有住房的居民,很多并不是富人,反而是穷人,因为他们在国企或单位工作一辈子,就换来这么一套房子。
 
  在大城市有房的人,也未必是富人。
 
  把房子卖了,他们也买不起新房子,只能住在市中心,承受高物价,靠退休金过活。对这些退休老人征收高额房产税,能收得上来吗?如果对他们网开一面,又怎么保证房产税制度的严肃性?
 
  2011年,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在《财经》杂志发表文章,认为房产税并不符合当前国情。他认为房产税将会像农业税一样导致“零和博弈”,让基层征税机构面临两难选择:对困难住户听之任之,其他人就找到了理由不再缴纳;强制征收,则必然带来新的社会问题。
 
  假设这些忧虑并非杞人忧天,房产税开征之后,中国楼市会不会有所降温?
 
  对中国人来说,结婚购房是刚需,养儿育女总得有一套房才能安心。在四川某地级市从事保险业的小伙子吕杰,去年排队轮候了很长时间,终于在11月份买到了某小区最后剩下的一套房子。
 
  即将谈婚论嫁年纪的吕杰便对媒体表示:“明年有没有房产税都不会影响我,无论如何,我都得买一套房。”
 
  在最近上映的纪录片《最后的棒棒》中,有社会底层人士对于房子淳朴而热诚的企盼。/《最后的棒棒》
 
  大多数国人还是会像他一样,花多点钱也要买房,因为房子对他们来说并不是投资,而是最基本的生存所需——“有瓦遮头”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系信息发布平台,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阅读( 67